这些天一直关注这个事件的发展,真是让我扼腕叹息。

翟欣欣骗婚属于道德问题,因为法律无法证明一个人是不是骗婚,如果没有逼迫、威胁、诈骗行为的发生,结婚离婚只要符合双方自愿,是合法的。就算背地里因为双方闹矛盾而离婚,然后签署离婚协议,也属于双方自愿。

我期望翟欣欣被判刑,包括其母。但要在法律框架内。从聊天记录来看,这明显存在着主观威胁与勒索。但我更希望,从道德上对翟及其母行为进行彻底的否定,如果还以用此方式获得钱为荣,则我只能说是法律与道德制度的失败,然恶人逍遥法外,好人受制于德。

这个当然我也承认,翟并没有想要苏死,她只需要他的钱。

苏作为人,其行为是可以理解的,在他的头脑思想框架下,他已经无路可走,选择自杀,是在逃避痛苦。如果我跟他有相同的意识与情景,我也会做出和他一样的行为。

但是,苏的思想意识缺乏一些东西,缺乏对客观世界与社会的认识,特别是法律。

中国政府的种种违法违宪行为令我伤心,但是,平民与平民之间的法律纠纷,还是具有普遍公平意义的,特别是北京这样的大城市,想影响法律的判决,比普通的小县城要难得多。在这方面,还是应该保持信心的,没有稳定的法律环境,中国经济也难以腾飞。

苏,被翟忽悠的团团转了,相信了翟有僭越法律的能力。便,不敢求诸于法律。这也是自杀的最大原因。他认识不到,法律会给他主持正义,至少在一定程度上。我猜想,翟出身于农村,青少年时期或许经历过对法律、警察机构、政府官员对其家庭的剥夺,而失望与愤恨,但也无奈。比如这就是我家的地,却被村长骗走了,找不到地方伸冤,找到警察局,妈的,警察帮着村长说话,我就草你妈了。

依法治国之路,首要的是端掉党的特权,上层官员的特权,然后基层才不敢损公肥私之事。不然不管你怎么天天报纸喊,习近平依法治国,都是无用,法律从来不需要什么高压,什么定向反腐,需要的是公平,不然,贻害百年。

苏,身边都是程序员,家庭农村出身,又没有亲近的有权势的人可求助。

苏虽然有千万的钱,但是这千万的钱并没能给他建立起应有的自信。他太关注自己的弱势了(身高低,乙肝病毒携带者等),而过分肯定别人优势的价值(肤白貌美)。肤白貌美,如果是妖艳贱货,价值就等于0。一个人,是什么样的人,接触几天,基本就很清楚了好吧,装不了的,再装其目的也装不了吧,买房子你出钱,写你俩名字,给她买车,才认识一个月,底细都没摸清楚呢。或许,在爱情里的人都是傻逼吧。

像翟这样的,微博就知道发车照,别墅照,炫耀给别人看的,哎,苏,你这么老实,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呢。

最终,绝望自杀。

走好。

程序员这个集体身上,又埋上了一层阴影,一层孱弱、不懂法、情商低的阴影。

这个翟的照片,我是一秒钟都不能看,太丑了。比凤姐丑。